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6岁被拐卖,他身上有段藏了32年的往事……

2019-12-10 19:48  来源:天津政法报  责任编辑:付静宜
字号  分享至:

从民警手中接过《准予迁入证明》,李洪刚激动地对母亲张红丽说:“我找了32年,多亏了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,才让我见到您。我一定留在您身边,好好孝敬您!”此情此景,让一旁的天津公安宝坻分局民警也不禁红了眼眶……

被拐卖,他尝尽了人间苦难

1987年,年仅6岁的李洪刚和哥哥从天津市宝坻区前往湖南省吉首市,看望在那里打工的母亲。和母亲团聚了几天后,由于工作忙,母亲让哥哥带着李洪刚回宝坻。谁曾想,这一别就是32年。

回家后,李洪刚思母心切,偷偷跑出门,打算去找妈妈。他沿着上次哥哥带他走的路一直向前跑,结果被两个陌生男人拦住了去路,对方告诉李洪刚,可以带他去找妈妈。就这样,李洪刚被人贩子拐走了。

年幼的李洪刚被卖给了一户人家,日子过得很凄惨,没过几天就遭到了养母的毒打。从那时起,李洪刚心中就萌生了一个念头:一定要逃跑!

14岁那年,他跑到火车站,偷偷钻进一列开往杭州的火车。到了杭州,他又扒火车到了湖南吉首,也就是母亲当初打工的城市。可他怎么也找不到母亲的下落,只得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。

后来,李洪刚到了上海,在收容所里度过了8年时光。长大后,他离开收容所,踏上了漫漫寻亲路。可是,他根本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,想回家谈何容易。

流浪的日子里,李洪刚扒火车、捡剩饭、翻垃圾,尝尽了人间苦难。2008年,他辗转来到重庆,结识了马路清洁工李阿姨。好心的李阿姨见李洪刚可怜,便收留了他,认他当了干儿子。后来,李洪刚在一家餐馆当上了服务员,生活暂时稳定下来。

这些年,在李洪刚心里,回家的念头从没减弱,一直有个信念在支撑着他,那就是一定要找到家,找到母亲。

寻亲路,母子俩走了32年

2009年,李洪刚跟随干妈李阿姨回到四川省自贡市生活。因一直没有户口,给李洪刚带来很多不便,于是他向李阿姨的户籍地派出所申请登记户口。2014年,当地公安机关为李洪刚办理了户口。此后,他一边在自贡市工作,一边寻找母亲。

2018年,李洪刚偶然看到了“宝贝回家”这个寻亲栏目,于是在网上发帖,详细记述了自己的情况。后来,在志愿者指导下,李洪刚进行了采血,将自己的DNA信息上传到网上“中国寻亲库”。

这些年来,远在千里之外的天津市宝坻区,李洪刚的母亲张红丽也一直在寻找小儿子的下落。公安宝坻分局朝霞派出所民警段祥丰非常了解这家人的情况,作为社区民警,他只要有空,就会到张大妈家坐坐,陪老人聊天。每次发现寻亲线索,他都会及时联系张大妈,让她去比对认亲。遗憾的是,每一次都是兴奋而去、失望而归,段祥丰多次安慰老人,让她不要失去信心。

了解到“中国寻亲库”后,段祥丰建议张大妈也去试试。2019年1月,张大妈将自己的DNA信息上传到“中国寻亲库”。3月,“中国寻亲库”工作人员打来电话,称张大妈与李洪刚的DNA十分吻合。老人在片刻激动后,又恢复了平静,之前的一次次寻亲失败,让张大妈不敢抱太大希望。

在段祥丰鼓励下,张大妈致电“中国寻亲库”,对方表示,如果第二次血样比对成功,两人就是失散多年的母子。最终结果让张大妈和李洪刚大喜过望,今年4月,这对母子在离别32年后终于相认。他们寻亲的过程还被制作成视频,在央视一套“等着我”栏目播出。

伸援手,民警破冰助团圆

来到宝坻,见到朝思暮想的母亲,李洪刚有说不完的话。在母亲家住了几天后,李洪刚回到自贡,安顿好干妈李阿姨的生活,并征得李阿姨同意后,再次回到天津。

这次回来,李洪刚有自己的打算。他对段祥丰说,母子重逢的激动过后,他开始考虑现实问题。母亲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需要有人照料。而且,老人不愿意离开故土跟儿子去四川,因此,李洪刚打算留在天津照顾母亲,弥补这些年的缺憾。考虑到以后结婚、孩子上学以及医疗、养老等问题,他想将户口迁到天津。

段祥丰听后犯了难。按照相关规定,李洪刚之前已经落户四川,且年龄超过18岁,不符合投靠父母须18周岁以下的户籍政策规定。段祥丰将情况汇报给所领导,随后,派出所就相关问题展开调查,走访了李阿姨等知情人,获取了一大批证据材料,确定李洪刚18岁之前未将户口迁回天津有被拐卖的客观原因。

派出所将情况通报给分局社会安全防范支队一大队,初步提出了解决方案。经分局领导批准后,向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总队提出申请报告,特批准许李洪刚将户口迁入天津。

11月22日,民警将《准予迁入证明》交到了李洪刚手中。李洪刚激动万分,拉着民警的手说:“如果没有这么多好心人伸出援手,我没有机会找到母亲,更不可能落户天津,我要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衷心地说一声谢谢!”

相关报道

雷神山医院院长:疫情的拐点已经来到,我很有...

每天3分钟,速览全国法治新闻

为了守护国际旅游岛的未来,检察机关这么拼

遥控、起飞、选取地点、抓拍……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非常时刻,监狱警察那些走心的凡人金句

“我将失联,28天……”